www.7727s.com:寻找香格里拉(5):4月28日,香格里
分类:旅游

喜欢 评论 浏览 天数:1 天

4月28日:香格里拉——飞来寺

作者去了这些地方:
松赞林寺

这是幸运的一天。我和老婆一大早起来找车,出客栈门就遇上了后来将要陪伴我们6天的热忠师傅,和他的爱车曙光SUV。当我的另外4名团友醒来的时候,车已经在客栈门口等我们了。在热忠师傅介绍的小店吃完早餐,我们就上路了。车出香格里拉县城不久,刚开始爬坡,就是俯瞰那帕海的最佳地点。那帕海是一个湿地,夏天是个很大的湖,冬春季节湖水萎缩得很少,露出的地面是一片绿油油的牧场,成千上万的牛羊在这里自由的徜徉。在草场的尽头,则是香格里拉机场的跑道。我们在这里停留、拍照,但是因为这里是国道边,公路很窄,又是下坡,一定要小心。拍完照后,我们开始爬坡。

纳帕海

车出尼西,虽然还是在崇山峻岭中盘旋上下,但是山上的植被却越来越少,我们接近金沙江干热河谷了。我们的午餐是在著名的奔子栏乡吃的。奔子栏处于金沙江干热河谷的谷底,有那么一条街道,街道两旁立满了餐馆,因为这里是香格里拉到德钦的天然中转站。江的对岸是四川的得荣,相比而言更加贫穷。其实一路过来都能看到,214国道路况上佳,所到之处多少还是为当地带来了一些经济上的帮助;而处于金沙江对岸的四川境内,状况明显差于云南。在214国道入奔子栏之前的金沙江桥处是一个岔路口,左行过桥,到奔子栏,通拉萨,漂亮的柏油路;右去是四川的得荣,立刻变成碎石路。作为一个四川人,我真有些难过。川西那么多那么好的旅游资源,因为没有好的路,至今不能为当地老百姓造福。现在我有点觉得云南人抢得“香格里拉”县的名字有其必然了。

奔子栏

从奔子栏出来没多远的半山腰可以看到一处“月亮湾”,金沙江在这里被大山的一支阻挡了南去的方向,不得不绕行一段。但是,这里并不是“长江第一湾”。真正的“第一湾”在丽江的石鼓镇,金沙江在那里回头,从东南流向西北。可以想象,如果没有第一湾,长江就不会在中国境内经重庆、过三峡,由上海入太平洋,而是像澜沧江那样成为一条泽被东南亚的国际大河。可惜我们没有时间去领略“第一湾”的丰采。

白马雪山

东竹林寺也是十三大林寺之一,位于214国道旁,是我们在“月亮湾”之后的另一站。由于热忠师傅是藏民,而且是喇嘛,我们得以在林寺的喇嘛带领下仔细参观,拜见了活佛的真身、坛城等一般不对外的地方。在我的记忆中这里好像是不收门票的,但是我们主动的“功德”远比普通的门票多。很有意思,这里的“功德”都直接把钱摆在佛像前的案台上,而且捐款人可以自己找零。想来也是,谁又敢在佛面前乱来呢?

东竹林寺

车一直在爬山,从普通的柏油路面变成弹石路面,提醒我们这里到了要结冰的路段,海拔比较高了——而且,哈哈,周围已经有积雪了!很快,我们来到了海拔4000米的白马雪山说拉拉卡垭口。白马雪山又叫白茫雪山,我也不知道那个正确,随便叫一个吧,“白马”比较好听。我们停下车来在这里不停地拍照,摆各种pose。还有人在这里追逐着打雪仗,一点都没有高原的样子。其实这里不是真正的白马雪山垭口,真正的垭口在后面一点,海拔4221米,过了这个口,就是一路下山,直到德钦县城。

发表于 2003-11-18 14:43

四. 朝圣之旅 D3.本来想着天气预报说今天是晴天,可是起床一看,居然雨下的比昨天还要大。我的心都凉了,旱季居然还下雨,我们的运气也太差了。吃早饭的时候,王师傅也来了。我们商量今天是到梅里还是去附近的景点,于是王师傅给梅里那边的朋友打了电话,原来德钦只是落了雨滴,雪山今天早上出来一小会。看梅里的渴望,使我们当下决定去梅里算了。收拾好行李,我们开始了朝圣之旅。 出城之前,王师傅建议我们先去松赞林寺。原来,中甸这边的规矩是看梅里需先朝拜松赞林寺,保佑平安!寺庙离中甸没有多远,在县内坐公车也可以到。只是可惜下着雨,从远处看松赞林寺的金顶就觉得不无辉煌,若是晴天,金顶在阳光的沐浴下该是多么奕奕生辉啊!因为雨天,乌鸦,这种他们藏区的神鸟也就很少见了。至于红衣的喇嘛就更别提了,网友的文章里提到他们经常很多坐在寺门外,我只看到了三三两两的几个!刚进寺门,左右两排各有六个转经筒,正好有导游讲解,我们也蹭了蹭。得从右边开始转,转经筒得顺时针方向才行。我们也依言照做。沿着长长的石阶向上攀登,在高原上攀爬的感觉可真不好,气喘得厉害。直接就到了山顶,有两座大殿,左边的一座正在修缮,看不出什么,右边的应该是主殿,但是大门紧锁,我们在那儿研究了半天,还是开不了门,我想,不会是因为下雨,连这个都不开了吧,那我可太衰了。我还想见活佛呢!后来拐到右边才知道,这个正门只有在重大法事和我党高官来了才开,我等升斗小民,焉有这等福分,走走侧门就好了!侧门对面有个房间,挂着“妇女莫入”,老公和司徒两人进去看了看,我也忘了问是什么。庙里面是不许摄像的,我们也满虔诚的,不敢乱动。正好刚才的导游代团来了,我们又借机蹭了蹭。听了好多宗教故事。满壁的画像,很生动。我想藏民来了,肯定会更感动。寺内的灯光昏暗,平添了几分神秘的气氛。又在导游的指引下,喝了点圣水,并蘸在额头上,据说可以减除高原反应。我的主要愿望是见见活佛,在殿里请了条哈达,要5块钱,准备呆会献给他。寺里也出售一些手工艺品,据说都是活佛开过光的。 我们沿着楼梯爬到四楼,有三个房间,最左边是个经堂,想来是活佛日常接受朝拜的地方,地板上已经磨出一个光亮的匍匐的人形来了,我暗暗心惊宗教的力量。右厢房有帘子遮着,我们不敢擅入。找了个小喇嘛问问,原来活佛外出了,是本寺主持在。我们在小喇嘛的指引下,进了右厢房,一个红衣喇嘛端坐在榻上。我们的心,不知怎的,就沉静下来。挨个过去向主持施礼。他在我们每个人的头上都摸了摸,表示赐福。当我跪倒在他面前的时候,我的心是完全相信他会给我以精神上的力量。也许,这就是藏传佛教的神奇之处吧! 出了松赞林寺,已经十点多了。在路上,又经过了纳帕海,可是在凄风冷雨之中,草原上也是秋色惨淡。毫无风景可言。 今天要坐一天的车呢,我们都纷纷打足了精神。开始爬一座又一座的大山,云南的山可真是太多了,我到后来都记不清爬了多少座山了。山路很险,全是S型的大弯,很容易晕车,我们表现还比较好。 路边不时会闪过一个村子,都是藏式风格,山清水秀掩映之下,感觉与昨日浓重的秋色相比,别有一番滋味。金沙江就这样毫无预示的闯入了我的眼帘,江水奔腾不息,据说已经不许人在江里捞金沙。不知怎的,脑袋里突然闪现出倪匡的卫斯理小说《黄金故事》,说的就是在金沙江畔发生的离奇故事。这样一来,脑子里满是刀光剑影了。跟眼前的景象到满符合的。开到一座桥边,王师傅告诉我们,这在当地叫“伏龙桥”,贺龙当年在这被抓过。没过一会儿,就到了奔子栏,我觉得就是条街道,下面就是金沙江了。去了一家叫“吉圣园”的饭店吃中饭,中甸这边民风都很纯朴,老板都是热情有礼,他们家还有免费的野梨吃,不错。点了一条金沙江的江鱼来做汤吃,即便是淡季也很贵,要¥60/斤。不过,汤很鲜美。就是小李和司徒吃不太惯,因为江鱼刺太多了。:)还有一种蔬菜,叫菊花菜,非常大,像一朵菊花的形状,我从来没见过这样的蔬菜,炒起来到是和青菜差不多的味道。点的牦牛肉丝也很好吃! 填饱了肚子之后,我们又开始爬山了!小雨时断时续,山上的雾气也时有时无,有空灵之美。开了约十公里,王师傅停车,让我们下去看金沙江的月亮湾。从公路边走下去,有一个修好的水泥台子,是住在那儿的藏民给修的,随便给些钱就可以,不给也行,我们每个人还被敬了青稞酒。我是第一次喝,觉得口感还可以。登上台子,真是觉得造物主的神奇。金沙江就在一座圆锥形的山前拐了一个180度的大弯。山的后面是一带白云,那景色极美。要是有个广角镜头就好了。可以拍下云天一色! 越往上走,海拔约稿,也就越冷,下雨的缘故,我们都把自己裹的跟粽子似的。倒是司徒,很盼望赶紧去白马雪山,因为他在广东,一直都还没有见过下雪呢!东竹林寺在山下的一角,很安静的。我和老公进去看了一眼,不收门票。寺里显得很简陋,比不上松赞林寺好。只有一个正殿,好像是要举行什么大型法事,很多喇嘛在抬箱子出来整理东西。我们问他们,因为不懂汉语。只得作罢。 再往前,就要上白马雪山了,可是云雾缭绕,我们一点雪山的影子都看不见,心里很懊恼。那明天,看梅里,不知道有没有戏?天气很冷,我们终于上到了雪山的丫口,海拔4292米,我们集体在牌子处合影。这可是我们上到的最高海拔了! 下了白马雪山,就没什么景点可以看了。大约三点,我们已经接近德钦了。从山上看下去,德钦的规模不是很大。进入德钦时,会经过一个很多白色经塔的通道。据说这里也可以看到梅里。只不过现在冷雨萧萧,我们是没有眼福。德钦感觉是一个很热闹的县城,有很多藏民。飞来寺还在德钦十公里以外了。不过我们感觉很快就到的样子。其实就是很简单的一条街道,一边是旅馆和小店,另一边冲着梅里雪山,有很多经塔,经幡什么的。可能是给藏民祈福用的。梅里山庄应该是这边最大的旅店,陈设也比较好,就是有点贵。我们于是找了梅里山庄再往前的一家小客栈,也就两层楼,叫梅里客栈。老板夫妇人都很老实,价格收的也很公道。虽说现在是淡季,他们家也住满了。我们的邻居竟然是在中甸青年旅馆同为邻居的一队上海驴友。稍事休息,我们就拿起相机冲到路边,对面就是梅里雪山了。此时的雨已经停了,天空中虽有大片浓重的乌云,但是太阳光正努力透过这些乌云。远处的神女峰已经依稀可以看见,大家心里都是一阵兴奋,难道今天能看见“夕照梅里”么?山上寒冷异常,风也很大,但是谁也不愿意回到旅馆中,也许奇迹就在那一瞬间出现了!随着乌云的散去,神女峰已经清晰的露出她秀美的容颜了,从神女峰往坐数,还有好几座相连的雪山,都显现出来了。我是第一次看雪山,激动不已。可是主峰呢,王师傅告诉我们最右边的冰川之上,却始终被云雾遮住,不肯露出真面目。不过光这几座雪山,在晚霞的映衬下,已经很雄壮了。就在激动和期盼之间,时间很快就溜走了,已经六点了,太阳很快就要下山了,主峰的影子却一点都没有。不过,有驴友很有信心的说,今天有晚霞,明天肯定是个大晴天!是啊,希望明天是个晴天。 在客栈宽敞的一楼,我们开始了晚饭。上海驴友们因为第二天要去雨崩,特意点了只土鸡犒劳自己。:)山里的夜来的早,看看窗外,已经是夜色浓重了。想想,出来三天了,没有电视,没有网络,这样的日子倒也过的充实。老板做的炒饭分量实在太大了,我们只好留到第二天当早饭吃了。还有新鲜的酥油茶可喝,闻上去像麦乳精的味道,香香的,入口确是很咸,第一次喝,不太习惯。在客栈里还遇到了一位北京的驴友,已经一个人在藏区走了一个多月了,乍看上去,可像藏民了。我是满佩服这位深沉内敛的驴友的。 回了房间之后,今天吹风的结果是我的偏头痛头开始发作。看看时间尚早,不如下去转悠转悠,分散注意力。和老公下到一层,厅里还挺热闹的。王师傅,老伴和一些驴友正围着炭炉在聊天,我们也加入进去闲聊。这时,那些转山的藏民们也都近来烤火了。他们晚上就睡在客栈的屋檐下,盖上自己带的铺盖。虽然他们根本都听不懂我们的内容,但是非常安详的围坐在火边。他们的眼神是那么的纯净,笑容却很羞涩,我们用手势只能作简单的交流,实在听不懂了,就笑着摇头。我真的很喜欢他们,甚至是他们身上浓浓的酥油茶的味道。这些藏民的心灵都极纯朴,我们第二天在爬明永冰川时,一路上遇到的藏民也给予了我同样的感动。 十点多,我实在熬不住了,回去睡觉。

车开始下山,我们经过一路的停停走走,有些疲劳——也许,还是有些高原的因素——大家都昏昏欲睡了。我在朦胧中,突然听到司机说:“往左看,梅里!”我强迫自己睁开眼睛,发现左面绿色的两山开阔处射来一片银白的光芒,顿时睡意全无。那些在图片上看过多次的伟岸山形依次呈现过来:缅茨姆、呷瓦仁安……卡瓦格博……午后的顶光使得万年沉睡的积雪像银镜一样反射着白光。我恨不能眼睛都不眨一下,因为梅里是多变的,你看,转瞬之间,卡瓦格博就有些被云雾遮挡了。

我们来到了著名的“梅里十三塔”。关于这十三塔有什么典故,我们完全没有理会,因为在这里永远只有一个主角,那就是梅里。不过在镜头里,以十三塔为背景,梅里还是别有风情的,毕竟更加升华了神山的宗教色彩。

沿国道下到白马雪山底,就是德钦县城。在这里稍作补给,我们就驱车到了这一天的终点站——飞来寺。飞来寺是滇藏公路边的一所藏传佛教寺庙,隔澜沧江大峡谷正望梅里——太子十三峰。现在这里成了观光客的天堂。我们住进了梅里山庄,拉开窗帘就可以看到卡瓦格博!

梅里的日落是诡异的,尚十分耀眼的太阳早早就从卡瓦格博的峰顶落下去,慢慢给整个十三峰都镀上金边,丝丝缕缕的光从峰顶旁边投射过来。慢慢的,峰顶被一抹白遮住了,不知是真正的云彩还是传说中的旗云。天黑之后,遥望梅里,黑黑的巨大山体依稀可变,卡瓦格博那完美的冰雪之锥简直就和《消失的地平线》描述的“卡拉卡尔”一模一样。

Tips:

l 食:

本文由www.7727s.com发布于旅游,转载请注明出处:www.7727s.com:寻找香格里拉(5):4月28日,香格里

上一篇:www.7727s.com滇西北游记-我在云南十二天(5) 下一篇:滇西北游记-我在云南十二天(2)
猜你喜欢
热门排行
精彩图文